相关词条

日本电影新浪潮

当电影新浪潮席卷欧洲之时,日本电影界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反建制成了新的人生目标,日本新浪潮的年轻导演反叛小津安...

查看详细译文>>
大岛诸谈《感官世界》

在整个《感官世界》漫长的酝酿过程中,有些东西渗透进了我的内心。1972年,当我在国外的旅行途中,我第一次拜访了...

查看详细译文>>
大岛渚其人

《御法度》的纪录片中说,大岛渚选择松田龙平,可能还有一个原因。父亲松田优作英年早逝时,松田龙平才六岁。大岛渚看...

查看详细译文>>
当前位置 : 首页 / 历史人物 / 正文

大岛渚其人

By 1905电影网2014 . 12 . 11 大岛渚日本新浪潮电影

大岛渚其人

《御法度》的纪录片中说,大岛渚选择松田龙平,可能还有一个原因。父亲松田优作英年早逝时,松田龙平才六岁。大岛渚看到他时,一定想起了自己的经历:他也正是在六岁时丧父。因之,他选松田龙平作主角,不仅因为后者是最合适人选,也有大岛渚感怀身世,惺惺提携、扶掖的苦心。


        看大岛渚那些或早期愤青或中后期异色的作品,无一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惊世骇俗,实难想象其人是个温文的彬彬君子。


        1932年出生的大岛渚,被喻为60年代“日本新浪潮”开山祖师,以《爱与希望之街》(1959)踏入影坛,第二部戏《青春残酷物语》(1960)就让他引起多方注目。之后松竹电影公司鉴于新浪潮导演的票房不太理想,决定重新走回女性电影的路线,一向特立独行的大岛渚在拍完第三部片《日本之夜与雾》(1960),毅然决然离开栽培他的松竹公司,成为自由导演,并成立了创造社,他的举动成为热门话题,不少同行更视他为英雄。


大岛渚大岛渚

        成为独立导演后的大岛渚,拍了许多题材尖锐、具时代性,但有点艰涩难懂的影片,如《白昼的恶魔》(1966)、《绞死刑》(1968)、《仪式》(1971)等,不过当时的年轻人对于这种对观众很具挑战性的影片颇为认同。


        和小津安二郎一样,他也象是从《世说》走出来的人物。蔡澜文中提到,1983年,香港金像奖邀大岛渚作颁奖嘉宾,蔡作他的翻译。坐在后排,百无聊赖,大岛渚开始打哈欠。忽有酒香飘来。原来是后排倪匡正在猛饮其私货白兰地,“岸然道貌的大岛渚一手将瓶子抢过去,大口吞下,速度惊人。”倪匡大为赞赏,曰:“喝酒的人,必是好人!”


        大岛渚原来也好杯中物。听他自言:“我的上一部作品《圣诞快乐,劳伦斯先生》(1983)的编剧也好此道。我们俩人一早工作,桌上一定摆满一瓶酒。到了傍晚,大家都笑个不停。”竟是不遑多让小津和野田高梧的高致了。又说,1965年去越南拍纪录片,在香港逗留等签证,战争如火如荼,不知道去了有没有命回来,就先享受一番,每晚在酒店中锯牛扒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大岛渚虽然嗜饮,可是知道分寸。在颁奖现场,大岛渚被带入贵宾室的鸡尾酒会,见到有水果酒,口渴大半天,不禁垂涎,正欲冲前牛饮,有人来拉他们彩排。蔡澜对大岛渚说:“工作要紧!”大岛渚点头,嗨嗨有声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后台,看到倾斜度很高的梯级,大岛渚心里发毛,一个劲地问:“是不是大丈夫?是不是大丈夫?”大丈夫的日文意为“不要紧吧?”蔡澜回说:“当然大丈夫,我们拍外景什么山都看爬过,这点小意思,大丈夫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大岛渚又大点其头,嗨嗨有声。


        蔡澜说,大岛渚“是我所见过的最有风度的日本导演之一”。


       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,大岛渚无电影可拍,成为日本许多娱乐节目的座上客,跟新婚夫妇聊性生活,跟家庭主妇聊怎样有效地打发时光,跟小学生聊如何对付校园暴力等等,也在报上开类似主题的专栏。许多人因此认为,作为电影大师的大岛渚已经远去,唯剩可以为自己排遣生活烦恼、谈笑风生的“电波怪人”大岛渚每天都坐在电视里。不知道他其实是在蜇伏,静待时机。


《感官世界》海报《感官世界》海报

        当1976年在法国资金投入下,以日本闻名的“阿部定杀夫案件”改编的《感官世界》推出后,这些以性与死亡为诉求的大胆观点,让他的名声走红于国际影坛,而他在1978年的下一部作品《爱之亡灵》得到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也就不意外了。大岛渚的一系列创作,对于日本传统价值观念的颠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几乎无人企及。


        几年前看他久休13年后复出拍《御法度》(1999)的纪录片。他端坐在轮椅上指挥,蔼然长者,虽届垂暮之年,依然一丝不苟。人们又听到了大岛渚中气十足的“哈----依”声。看毕影片,不由不令人承认,大导的功力依然在,火气十足。


        《御法度》巨星如云,导演崔洋一北野武也在其中饰演角色。北野武在日本影坛如日中天,对大岛渚却是恭敬有加。多年前一部《圣诞快乐,劳伦斯先生》,是大岛渚将他领上影坛。当年他还只是电视台的龙套演员时,大岛渚邀他出演《圣诞快乐,劳伦斯先生》,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演戏,北野武从此把大岛渚视为恩师,只要他传唤,多小的角色北野武都愿意轧一脚。他说要帮恩师提行李皮箱、帮他拉椅子、倒水,善尽作徒弟的心意。在拍片时,北野武甚至放下身份,帮助剧组搬道具,忙得不亦乐乎。


        据说《御法度》最吃重的角色美少年加纳,大岛渚历经三年才找到松田龙平来演出。许多人提到,他选中松田龙平,或许因为后者不仅有乃父松田优作的妖气,自身也有一种鬼气,又俊美又艳冶,浑身散发出令同性也为之沉迷的魅力,演出万人迷的加纳,不作第二人想。


        《御法度》的纪录片中说,大岛渚选择松田龙平,可能还有一个原因。父亲松田优作英年早逝时,松田龙平才六岁。大岛渚看到他时,一定想起了自己的经历:他也正是在六岁时丧父。因之,他选松田龙平作主角,不仅因为后者是最合适人选,也有大岛渚感怀身世,惺惺提携、扶掖的苦心。


        这自然是题外话,但也可见大岛渚其人一斑。

对本文章有疑问,或者想提出意见。请联系我们
相关词条
收起